戒烟
我要戒烟网 | 如何戒烟 | 戒烟产品 | 吸烟的危害 | 世界无烟日 | 禁烟最新资讯 | 禁烟宣传资料 | 香烟的世界 | 香烟价格表| 戒烟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戒烟新闻

揭北大“6代单传”专业:每届学生有且仅有1名

作者:admin 戒烟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6-27

  

‌·“六代單傳”[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

北大“高冷”專業古生物學,8年招生6屆,每屆[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僅一人

在本科階段開設古生物專業的[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高校屈指可數。2008年,北大元培學院在上世紀90年代初的基礎上複建古生物專業,這也是元培第一個跨學科專業■戒烟太阳能■。其[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課程設置在北大生命[科學 的拚音:kē xué]學院和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研究對象[主要 的英 文:main]是生存在地球[曆史 的英 文:History]的地質年代中、已[幾乎 的英 文:much]絕滅的生物,諸如三葉蟲、恐龍和猛獁等。

從2008年到2016年,張博然、劉樂、劉拓、薛逸凡、侯銘泳、安永睿,這是北大元培學院古生物學專業複建至今的[所有 的英 文:all]學生。每一屆學生,有且僅有一名。

“六代單傳”

●張博然 男,2005年入學,2008年轉入北大古生物學專業,畢業後前往美國加州[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伯克利分校讀博,博士專業方向為整合生物學。

●劉樂 男,2007年入學,[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從北大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博士畢業。

●劉拓 男,2008年入學,目前在北大考古文博學院攻讀博士。

●薛逸凡 女,2010年入學,畢業後進入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目前博士已畢業。

●侯銘泳 男,2011年入學,馬來西亞留學生。

●安永睿 男,2012年入學,今年畢業,即將進入北大[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與環境學院碩博連讀,專業方向為第四紀地質學。

安永睿要從北大古生物學畢業了。他是這個小眾專業8年來的第6位畢業生。

“所有人都[覺得 的英 文:felt]學古生物學的人[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喜歡 的英 文:enjoy]恐龍”,北京大學古生物學專業重開後的第一屆學生張博然說,就算是拍照,他也被攝影師要求拿著恐龍玩具拍一張。師弟安永睿說:“我不是那麽喜歡恐龍。”安永睿的本科畢業論文研究對象是浮遊有孔蟲——— [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古老的原生動物,2億多年前就已生活於大海之中〖戒烟消防器材〗。

[由於 的拚音:yóu yú]還沒有師弟師妹選古生物學為[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本科專業,目前大四的安永睿是北大三萬餘名學生中的古生物學“獨苗”。一旦他畢業,意味著已是“六代單傳”的北大古生物學,將[出現 的英 文:There]至少兩年的生源斷層。

張博然、安永睿和薛逸凡,都在或曾在北大古生物學就讀。因為薛逸凡的一張特別的畢業照,原本默默無聞的他們漸漸被外界知曉。一屆隻有一個學生,也讓古生物學專業多了幾分高冷和神秘。

意外走紅

一個人的畢業照

“鄙領域(演化生物學)最牛的獎叫做Wallace獎,於物種起源誕生50周年的[時候 的英 文:When]首發,之後每50年發[一次 的英 文:Once]。”2011年,果殼網一則關於諾貝爾獎的[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帖中,張博然留下一句自嘲式的回複。

那時張博然已從北大古生物學專業畢業,正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讀博。他[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想不到,3年後,他在北大讀本科時的小眾專業,會以一種頗為無厘頭的方式一夕爆紅。

2014年6月,比張博然低兩級的北大古生物學專業學生薛逸凡,在人人網上傳了一張在北大圖書館前的獨照。穿學士袍、戴學士帽的她與[大多數 的英 文:most]畢業生並無二致,引人注目的是她頭頂的一行紅字“北京大學2010級古生物專業合影”。

明明是一個人,卻是合影?這張照片迅速點燃大眾興趣:古生物學是啥專業?竟然隻有一個學生?

“這是生命科學和地球科學的交叉學科”,北大元培學院學生[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辦公室主任沙麗曼介紹,北大在上世紀90年代初就有古生物學專業,中途因故取消,2007年在元培學院複建,張博然是複建後的第一屆學生。

張博然是2005年山東理科高考狀元,當年北大元培招入的8名理科狀元之一。北大元培學院的特殊之處在於,學生[可以 的英 文:can]在校內自由選課,大二再定專業。

進北大對來自高考大省、高中期間隻為高考學習的張博然來說,知識之門一下敞開了[許多 的拚音:xǔ duō]。他“亂學”了很多課程:從哲學係的《哲學導論》、社會學係的《外國社會學》,到數學係的《高等代數》、生物係的《生物化學》。

而促使他選擇古生物學專業的課叫《演化生態與行為》,屬於演化生物學課程,是北大與美國耶魯大學的[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項目。

“哇,好好玩,想做這個東西”,回憶起當年這個課程的課堂案例,張博然不自覺抬高眉毛。“為什麽有些病原體的毒性很強,有些卻很弱?為什麽剛出生的大熊貓幼崽,個頭這麽小?”比起一般生物學課程所注重的描述“是什麽”,張博然更[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知道 的英 文:knew]“為什麽”。演化生物學讓他看到了解釋[這些 的英 文:These]現象的[可能 的英 文:would]性,但當時北大沒有開設演化生物學專業,他就挑了最相近的專業古生物學。

從張博然到薛逸凡,加上在薛逸凡之後畢業的安永睿等兩屆師弟,古生物學專業在北大已是“六代單傳”。元培學院本身不為古生物學開課,大部分專業課程設在生科學院和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所以薛逸凡和師兄師弟們,並非永遠隻在一個人的課堂上課,但他們仍需要適應或多或少的[孤獨 的英 文:alone][感 的拚音:gǎn]

薛逸凡說,尤其是跨年級選課時,[其他 的英 文:other]專業學生通常按班級上課,見到她是生麵孔,往往主動隔開一個座位。有時,一百多號人的教室,可能隻有她旁邊的座位空著。“有時從早上[出門 的英 文:go out]上課到晚上[回去 的拚音:hui qi],一整天都說不了一句話,因為大家不[認識 的英 文:known]你,不會跟你說話”。

後來,有了小班課程和野外考察,薛逸凡才與不少其他專業同學相熟起來。她畢業時,還是有點兒不甘心。於是,當年那張一個人的畢業照,她自己做了後期,PS了那行字,因為想著“他們畢業可以擺桃心,我也玩點花樣”。

冷門專業

既然能選,就選自己喜歡的

和北大相比,15歲的元培學院年輕得很。在薛逸凡一個人的畢業照爆紅之前,即使是在元培內部,古生物學也鮮有人知。爆紅之後,更多人好奇,他們為啥要選這麽冷門的專業?

張博然從來都不覺得古生物學是冷門專業。在美國讀博期間,他曾跟同學[一起 的拚音:yī qǐ]在實驗室裏丟螞蟻,觀察螞蟻下落過程中的[運動 的英 文:sports]方式。後來他還見過一位研究課題是“蚊子會不會被雨點砸死”的學者。

“這些研究中間其實是有完整的邏輯鏈條的。扯得非常遠,但也非常好玩兒”,說這話的張博然大笑。

與張博然不同,薛逸凡很早就篤定自己喜歡古生物學,也知道北大是[唯一 的英 文:sole]給本科生開設古生物學專業的高校。高中時,她參加全國生物競賽,為了拿到金牌(也是保送北大的通行證),每天6點多起床做實驗,晚上熬夜咬牙做研究生的題。

[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報本科誌願、選專業時,我才發現,別人想得多[一些 的拚音:yī xiē],會看專業的出路、工作、收入和可適用性。我沒太多想,既然能選,就選自己喜歡的”,薛逸凡說。

作為北大古生物學專業複建後的第一屆學生,當年張博然的確遇到過麻煩。生科院與地空學院交叉上課,但雙方[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都不會考慮到考試時間的[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時間差不多的,[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考完一門再跑去下一個考場”,他回憶。

這一[問題 的英 文:foul-ups]在薛逸凡入校時得到改善。排課係統經過修改後,期末考試時間會在選課係統中顯示,隻要不選擇考試時間重疊的課程就好。“我的策略是,隻要不衝突的課就趕緊上”,本科前兩年,薛逸凡的課程表安排得滿滿當當,基本上每學期都達到選課上限。

過去8年,古生物專業隻招到六屆學生,每屆申請人也僅有一人。

張博然[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未必每個人都適合元培的自由環境,但他是受益者之一。當年,他的本科課表比起薛逸凡,有過之而無不及。本科畢業時,學分超過畢業最低要求約80分,相當於多修了二十多門課。

“其實大學,特別是在北大,在元培,非常看重你自己的主動性。”[離開 的英 文:absence]北大近6年,張博然說他已遺忘很多具體的知識細節。但各種駁雜甚至是奇怪的課程,幫他搭建了整體的知識框架,留下了一些不經意間就派上用場的觸發點。

“比如前段時間有消息說微信群成員違法,群主也擔責,我寫了一篇‘腦洞型’文章,從數學的角[度 的拚音: dù][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微信群不是一個群。”張博然說,如果不是大學時上過數學係的高等代數,自己連“群”的概念都沒有,又何來以此為基礎的分析?在零散的知識點已越來越沒有價值的互聯網時代,這才是穀歌都搞不定、[人們 的英 文:People]得以深入理解事物本質的依據。

自己的本科專業獲得意外關注,他借用鍾[愛 的英 文:love]的演化理論來解釋。“隻有當足夠的生物總量上去時,才會[允許 的拚音:yǔn xǔ]更大的生物多樣性存在”,他說,“同樣,[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也好,文化也好,當總量足夠大,就能容納足夠好的多樣性。”

本科四年

熱愛即導師

“他們都挺有主意和個性的。”8年來,北大元培每個年級的學生不少於百人,沙麗曼卻對每一任古生物學專業學生都有印象。比如第三任學生劉拓,去年暑假在伊拉克尋訪古跡時被扣押,所幸後來平安歸來,“他去那邊是覺得[戰爭 的拚音:zhàn zhēng]讓文明古跡都在消失,如果不看,有生之年這些東西就沒了。”

對於安永睿,沙麗曼的評價是:“不講究吃穿,就是學習特別認真,愛戶外徒步。”

在元培的頭三年,安永睿都拿到了“五四獎學金”。沙麗曼說,“五四獎學金”通過綜合評定,獎勵給年級排名前15%的學生,雖然不是金額最高的獎學金,卻是北大學子的最高榮譽。

從貴州省貴陽市考入北大的安永睿,白淨文弱,看起來並不像“背包客”。其實他從初中就開始走訪貴陽市周邊,還自己繪製地形地貌。報出全國許多縣市的名字,他能答出它們在所屬省份的大致[位置 的英 文:locates]

大學四年,安永睿幾乎把獎學金和零花錢都花在了徒步上,還買了艘皮劃艇。

去年暑假,他背著裝備去了距貴陽62公裏的烏江六廣河段。“六廣河是很傳奇的一條河。它有七峽,很多很多景。王陽明以前寫詩讚美過它。”操縱皮劃艇順著河道漂至猴愁峽,安永睿搖著槳,憧憬遇上峽穀兩岸的野猴。這次[單獨 的英 文:alone]行動由一首詩肇始,以一副眼鏡失聯於湍流中[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

在安永睿的畢業論文導師、北大城市與環境學院教授周力平看來,安永睿對大[自然 的英 文:natural]的熱愛難能可貴,“他對古生物學專業很熱愛,願意回到實驗室,動手去做研究,而不是想著當官掙錢,[這樣 的英 文:then]的孩子其實挺少的。”

這幾乎是古生物學專業學生的共同特征:對大自然發自內心的熱愛,並願意為此付出旁人看來近乎癡狂的努力。

比如,張博然會[告訴 的英 文:tell]你,[旅行 的拚音:lǚ xíng]時到底應該怎樣看野生動物。談起2012年11月到訪南極的經曆,他仍能像相聲裏報菜名表演般,一口氣列舉出好幾種企鵝:帽帶企鵝、長冠企鵝、巴布亞企鵝、阿德利企鵝。“南極的動物種類不是很多,如果隻看種類,你很快就會覺得無聊。實際上要看動物做了什麽。”在他細節豐富的講述中,遙遠的南極,變得極有畫麵感。

即使是熱愛的事物,深入的過程也非一帆風順。“地質學最基本的岩石磨片,我始終都看不好”,張博然說,直到從古生物學專業畢業,這[都是 的拚音:doushi]他的弱項。

薛逸凡更是直言,有一段時間“[腦子 的英 文:designers]比較亂”。本科時在生科和地空學院同時上課,兩邊都有大量瑣碎的知識,又都需要建立完整的邏輯[體係 的英 文:systems]。“你研究板塊構造,一下跨了幾千公裏不止。你研究古生物學,一下就飛出去幾千萬年、幾億年。”最後,她索性硬著[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兩邊的衝突,不再過多糾結。

從張博然到薛逸凡,再到安永睿,本科四年,他們獨自行進,獨自遇阻,卻也最終訓練有素。

個人發展

學術和科普都是探索未知

“又要花上5年青春啦”,談起未來,即將本科畢業的安永睿感歎。他已被保送至北大城市與環境學院碩博連讀,專業方向是第四紀地質學,師從周力平。他說,以後還是想走學術研究的路。

做科研,是北大古生物學專業迄今6位學生的主要選擇。據了解,第二任學生劉樂,將[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古生物學方向的老師。第三任學生劉拓,目前是北大考古文博學院的在讀博士生。

薛逸凡告別古生物學後,選擇到美國匹茲堡大學的生物醫學信息學讀博。在她看來,在北大學了古生物學,圓了兒時對古生物的喜愛,已算得上圓滿。

他們的[大師 的拚音:dà shī]兄張博然,現在是泛科技興趣社區果殼網的科學作者。他更為粉絲熟悉的是網名“Ent”。這個名字既代表《魔戒》裏的生物“樹人”,又是德文“演化”一詞的開頭。在果殼網,他以每周2-3篇的速度,發布了132篇科普[作品 的英 文:couturiers],有粉絲2。4萬名。

沒做科研,讓張博然有些許內疚,但他更想把手頭的事堅持下去。8年前,他寫下的第一篇科普小文——— 由課堂上探討埃博拉和流感病毒的區別而生發的文章———仿佛一株麥穗,如今,他麵前的是整片麥田。

張博然說,很多科學問題的背後,牽涉著複雜的社會和倫理問題。就像轉基因[產品 的英 文:product]或是PX項目,單純[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科學理性,無助於消解[公眾 的英 文:Public]焦慮和恐慌。“你不能隻是理性拿來,啪嘰一下砸在公眾臉上。”他想為公眾講述關於生命的“大[故事 的拚音:gù shi]”,並嚐試為科學賦予抒情性。“沒有道理說科學一定是冷冰冰的。[我們 的拚音:wǒ men]之所以研究一個對象,就是因為我們在乎它。”

日常的一切都能成為他的靈感。他甚至受塑料恐龍玩具的啟發,為恐龍寫了一首詩:恐龍的一小部分變成石油/石油的一小部分煉成塑料/塑料的一小部分做成恐龍/來自恐龍/終將歸於恐龍。

“雖然沒有做科研,但古生物學和演化生物學的學習建立了我的[世界 的英 文:world]觀”,張博然搓了搓手,“我在嚐試把這種世界觀完整地表達出來,如果做到了,也算是對得起我的老師吧。”

今年2月,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主辦的全球科學新聞網EurekA lert!公布了2016年國際科學[記者 的拚音:jì zhě]獎學金的4位獲得者,張博然位列其中。

張博然愛穿EurekA lert!為獲獎者定製的白色T恤,這件T恤胸前印著美國著名科普作家卡爾·薩根的一句話:不可思議的事物猶在某處,等待被了解(som ew here,som ethingincredibleisw aitingtobeknow )。

開始報本科誌願、選專業時,我才發現,別人想得多一些,會看專業的出路、工作、收入和可適用性。我沒太多想,既然能選,就選自己喜歡的。

——— 薛逸凡

他對古生物學專業很熱愛,願意回到實驗室,動手去做研究,而不是想著當官掙錢,這樣的孩子其實挺少的。

———安永睿的畢業論文導師、北大城市與環境學院教授周力平

雖然沒有做科研,但古生物學和演化生物學的學習建立了我的世界觀。我在嚐試把這種世界觀完整地表達出來,如果做到了,也算是對得起我的老師吧。

——— 張博然

政要白丁,大V屌絲,我們關注新聞當事人的[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這裏如同你的朋友圈,熱鬧而有選擇,為你呈現經得起點擊和咀嚼的人生。

狗肉節到底有沒有舉辦?

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貧困的農民,生活在一個巨大無比的貧困的村莊,關心狗類的命運,對我而言太過奢侈。

種姓製度是[印度 的拚音:yìn dù]GDP持續高增長的攔路虎

如果說中國[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的瓶頸是行政幹預導致的市場化不足,那麽印度經濟發展的瓶頸就是整個社會太過分裂,種姓製度隻是這種分裂的一個核心[表現 的拚音:biaoxian]而已。

特朗普要向[主流 的英 文:mainstream]和金主投降?

共和黨大佬如眾院議長保羅·瑞恩,本來就是忍著內心的痛苦,才接受特朗普成為本黨候選人的現實的,特朗普還經常大嘴,早就引起他的不快。特朗普要想競選[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對此不能不管。

致命誘惑

隻要你還有一口氣活著,就不能說現實妨礙了你實現理想。除了死亡,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沒有第二個障礙。

 
  上一篇:长江中下游水位回落 国家防总:退水阶段易出事
最新文章
固顶戒烟 戒烟诗:《中国公民要戒烟》
固顶戒烟 十大戒烟方法让男人彻底戒烟
固顶戒烟 八种健康的吸烟方法
普通吸烟 吸烟会对身体造成哪些伤害?
普通吸烟 为什么抽烟会头晕
普通吸烟 长期吸烟吃什么可以清肺
普通吸烟 一起来看看吸烟吃什么进行清
普通吸烟 我国因肺癌死亡的患者中有八
普通吸烟 报告显示:不良饮食导致死亡
普通吸烟 你知道一天中哪个时间点吸烟
文章图片
相关文章
戒烟后身体出现这几种状态 说明
8种戒烟小方法助你成功戒烟
戒烟采用减量戒烟法最有效
成功戒烟后身体这3个方面会好转
预防脑出血除了戒烟酒外还应做
研究显示:只要戒烟都能改善或
它们是尼古丁的克星 想戒烟的赶
身体出现这3个信号说明你该戒烟
什么年龄段戒烟是最适合的呢?
戒烟成功的人是有什么诀窍吗?
揭北大“6代单传”专业:每届学生有且仅有1名
长江中下游水位回落 国家防总:退水阶段易出事
中消协:2/3受访者去年遭遇过个人信息泄露
中泰铁路建成后昆明至曼谷往返票价700元
北大七年研究显示:养女更防老
山西晋中市长王成拟任市委书记(图/简历)
内蒙古巴彦淖尔发生3。3级地震 震源深度6公里
军队改革会影响部队战备水平波动?国新办回应
4省份塑胶操场新标准增加有毒有味物质检测
辽宁发布36人拟任职公示:于沈波拟任驻京办主任
猴宝宝扎堆出生催热家政 金牌月嫂身价数万元
中国梵蒂冈将签署主教任命协议?外交部回应
Copyright © 2019 我要戒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