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
我要戒烟网 | 如何戒烟 | 戒烟产品 | 吸烟的危害 | 世界无烟日 | 禁烟最新资讯 | 禁烟宣传资料 | 香烟的世界 | 香烟价格表| 戒烟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戒烟新闻

酒依赖患者:女性嗜酒者为买酒冬天光身子跑下楼

作者:admin 戒烟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7-23

  

嗜酒者的救贖 |“珍惜清醒的每一天”

有女性嗜酒者為了買酒,冬天光著身子就跑下樓;有人家裏堆滿酒瓶,喝了十幾天[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躺在酒瓶上睡覺;有人喝多了醒來,發現[自己 的拚音:zì jǐ]躺在水庫中央的石頭上。

[圖片][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離開 的英 文:absence]拉斯維加斯》劇照。片中男主角是一位嗜酒者。他[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去拉斯維加斯喝酒至死。

夜裏七點,北京東中街一間寫字樓裏亮起了燈〖戒烟核技术〗。

這個隻有二三十平米的小房間裏,坐著消防官兵、五星級飯店廚師、精神科醫生、編劇等各行各業的[職業 的英 文:working]人。

他們是參加[一場 的拚音:yichang]戒酒活動的酒依賴患者,也被稱為“嗜酒者”。

按現在的醫學解釋,當一個人被確診為嗜酒者,意味著[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失去了對酒精的控製,要活下來,[唯一 的拚音:wéi yī]的選擇是終生滴酒不沾。

調查顯示,[中國 的英 文:China]已有4000萬嗜酒者,這個數字還不[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潛在的病發者,其中通過醫療手段戒除酒癮者[幾乎 的拚音:jī hū]沒有。

[圖片]

戒酒者說這幅畫就像此時的他們,一群人手拉手,拯救自己的同伴。新京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羅芊 攝

失控

48歲的曹翔宇是一位嗜酒者。

“一睜開眼,就[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喝酒”。曹翔宇說,20歲不到,他開始喝“睜眼酒”。

那是還沒有網絡送餐的年代,這個在北京機關大院長大的年輕人打電話給樓下的小賣店,[一次 的英 文:Once]性買四罐啤酒,心裏想著,我就喝四罐,結果一天之內送了十幾次“四罐”。

“又喝完了”“你這是拿去洗澡去啊”,[這些 的拚音:zhè xie]調侃讓他[感 的拚音:gǎn]到羞愧,索性開始買四斤裝的白酒,[這樣 的英 文:then]顯得買得比較少。

家人不讓喝便偷著出去買酒,口袋沒錢,便先把酒拿到手裏,迫不及待擰開蓋子先喝一大口,再[告訴 的英 文:tell]老板,我沒有現金,手機你要不?

他變得越來越不[愛 的英 文:love]和朋友[出門 的拚音:chū mén]。最享受的[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是,[開著 的英 文:drives]家裏那盞昏黃的小台燈,一個人坐在桌前,什麽也不想,什麽也不幹,一口喝半瓶,就這麽喝上三天三夜,眼前一黑,什麽都不記得。

曹翔宇的妻子說,每天下班回家一開門是昏黃的燈,就[知道 的英 文:knew]他喝多了,這還不是最恐怖的,一開門,昏黃的燈,沒人,才可怕,這種[時候 的英 文:When],他電話也不接,半夜回來經常[帶著 的英 文:with]傷口和泥土。

為了尋求酒精帶來的快感,曹翔宇不放過家裏任何含有酒精的東西,料酒喝完了,花露水也喝。

在嗜酒者的講述中,酒是[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令人失去理智的液體■戒烟核电站■。有女性嗜酒者為了買酒,冬天光著身子就跑下樓;有人家裏堆滿酒瓶,喝了十幾天隻能躺在酒瓶上睡覺、排泄;有人喝多了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水庫中央的石頭上。

一開始喝酒,是“無憂無慮,其樂陶陶”,荒唐的事情多了,曹翔宇不想喝酒了,但根本控製不住自己,“失眠的人想睡睡不著,[我們 的拚音:wǒ men]的痛苦也一樣,不想喝酒,[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非得喝”。

他曾試圖停止這種失控的生活,把自己藏在角落的酒拿出來全都倒進馬桶,數著時間,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直到意誌被壓垮,“又恬不知恥地下樓買”。

徐州人駱濤[度 的拚音: dù]過了更加荒誕的嗜酒歲月。

最瘋狂的時候,他一天喝了11瓶白酒,吐了再喝,喝了再吐,喝多了亂打電話,和聲訊台的主持人閑聊,一個月花了1500元電話費。

父親為了讓他戒酒,要把他帶回家裏看著,回家路上,駱濤趁父親不[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翻過旁邊近兩米的鐵欄杆逃走,父親氣得大喊:抓住他,抓小偷。他轉身找了一個商店買了瓶白酒把自己灌醉。

[圖片]戒酒者的“清醒牌”,牌麵上寫著停酒年限。

結婚並沒有讓事情變好。婚後,他依然醉倒在小區的樹林裏,渾身是土,躺在自己的排泄物旁過了一夜,第二天被人發現,父親和妻子用板子把他抬回家裏。

孩子一歲那年,他酒後打人,胳膊被玻璃割爛,一地血,被人[送到 的英 文:sent]醫院後還在發酒瘋,五個人都按不住,打了四針鎮靜劑,縫了80多針。

說到戒酒,[父母 的拚音:fù mǔ]給他下跪,[老婆 的拚音:lǎo po]給他下跪,都沒[有用 的拚音:yǒu yòng]

撲麵而來的死亡

唯一具有震懾力的東西,是撲麵而來的死亡。

嗜酒者曾經用三個詞形容過酒依賴病症:不可治愈、逐步惡化、足以致命。

一個關於嗜酒者的[故事 的拚音:gù shi],如果聽到“喝到最[厲害 的英 文:Fierce]的時候”、“喝到最後的時候”,那就說明,他們到達了內心的“最底層”。這個時候,他們通常一個人呆在屋裏,拉上窗簾,躺在地板上,周圍[都是 的英 文:All are]酒瓶。

那是生死邊緣,不得不改變的時刻,沒日沒夜的痛飲過後,睜開眼時內心隻有恐懼——我[昨天 的拚音:zuó tiān]做了什麽?還能活過今天嗎?

關於那段“生不如死”的黑暗歲月,曹翔宇用了一個比喻描述,如果有一瓶毒藥和一瓶酒,我會告訴當時的自己,寧可選毒藥都[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選酒。

曹翔宇戒酒時[認識 的拚音:rèn shi]的朋友李航曾經多次複飲,父親不讓他喝,他便把家裏電話砸了,家人不讓他喝,他就砸電視,“不是打孩子就摔東西”,直到喝進了醫院。

曹翔宇記得,李航一米七左右,胖胖的,做飯特別好吃。

李航走得很突然,一頓飯的功夫,妻子發現他不動彈,拉去醫院,醫生直接開了死亡[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死因是多髒器衰竭。

這是嗜酒者[常見 的英 文:Common]的死因,還有[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人死於酒後跳樓、車禍、溺亡等等。

2010年,嗜酒者馬一磊建立了嗜酒者QQ群,群裏近2000人,總有一些人默默退群。有時,他能[收到 的拚音:shōu dào]家屬私信,“我家裏人死了,跟你說一聲,退群了”,更多時候,頭像直接消失在群裏,他不知道這些人去了哪裏,是生是死。

那一年,馬一磊做了統計,前前後後有20多位家屬和自己說,家人死了,退群了,後來他[感覺 的英 文:很爽]無力,沒再統計。

他記得這樣一條私信——我住院時同病房有四個嗜酒者,剩下三個人[全部 的英 文:all]自殺了,其中一人是軍官,跳樓了,留下的遺書中寫著,我是一個軍人,我戒不了酒,我[無法 的拚音:to be][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

[圖片]電影《迫降航班》劇照。其中男主角是一位嗜酒者。

不能治愈

在醫學上,嗜酒者被稱為酒依賴患者。

“這是一種慢性大腦[疾病 的英 文:Prevention],就像高血壓、糖尿病,一旦患上,就擺脫不掉”,首都醫科[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附屬北京安定醫院醫生盛麗霞表示,酒癮一旦[[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拚音:xíng chéng],成癮者在酒麵前已經喪失了自由選擇的能力。

這個病成因複雜,是很多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一個人的遺傳因素、人格傾向、[家庭 的英 文:family]環境、接觸到酒的[年齡 的拚音:nián líng]以及人生際遇,都有[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對嗜酒者產生[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有些人常用酒精去緩解失眠、焦慮、疼痛,日積月累,也會患上酒癮。

[許多 的英 文:many]嗜酒者一樣,曹翔宇第一次喝酒時,並沒有多[喜歡 的英 文:enjoy]這種“大人的飲品”,當他發現自己是嗜酒者時,已經喝到住院了。

他曾經很多次問過自己:為什麽是我?為什麽朋友們都喝酒,而我是一個酒鬼?

判斷一個人是否是嗜酒者有一些[科學 的英 文:Science]的量表,長期在物質依賴科室[工作 的英 文:work]的醫生總結出了一些典型症狀:如果一個人喜歡不分時間、場所在短時間大量飲酒;酒量持續每天超過純酒精150ml;連續幾天飲酒,不吃不喝,一直飲到嘔吐;喜歡晨起飲酒;經常獨自飲酒;有藏酒行為;那麽這個人極有可能是嗜酒者。

在徐州,駱濤喝進醫院時,先被送進精神病醫院,生理脫癮,出院後被關在家裏2個月。之後,家裏人幫他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他又開始每天身上帶10個小瓶二鍋頭,邊上班邊喝,陷入入院、生理脫癮、被家人關起來、複飲的循環。

醫生無能為力,看到他入院,都說,“你怎麽又[來了 的英 文:老弟]”。

在中國,各地域的精神病院對酒依賴的治療方法並不統一,小[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許多醫務人員對酒依賴並沒有很深的認識,北京地區幾所著名的精神病專科醫院曾針對地方上醫護人員,舉辦多次有關藥物依賴的[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班。

即使在北京,醫院拿酒依賴患者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北京安定醫院醫生盛麗霞說,身體脫癮非常好治療,但是醫院沒有辦法讓他們不複發。目前,全球都沒有一種藥物[可以 的英 文:can]治療酒癮。

“因為咱們滿大街都賣酒。你怎麽讓他們不複發?沒有什麽藥可以控製人的思想”。

醫院能做的,隻是先幫患者戒斷治療(指幫助嗜酒者應對戒酒後身體[出現 的英 文:There]的一係列症狀,如心慌手抖、幻視、幻聽等),但很多患者一出醫院門轉頭就喝上了。

除了主動就醫,北京的酒後駕車被拘役者會被送到北京市[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矯治局下屬的沐林教育矯治所,這裏麵也有一些嗜酒者。

沐林教育矯治所心理谘詢[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的畢燕說,對於酒駕拘役的服刑人員,會有2-6個月的教育矯治,心理谘詢中心會通過心理輔導以及互助戒酒等方式來幫助他們戒酒,通過播放醉駕交通事故的視頻短片,使他們認識到醉酒駕車的社會危害性,以此降低對酒精的依賴程度。

畢燕說,他們對酒駕者的回訪顯示,“讓酒癮患者實現[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戒除並不現實,複飲率通常在九成以上,我們的目標是要讓他們能夠控製自己,理性飲酒。”

[圖片]有人把AA的標誌文在了自己手上,提醒自己,我是一個酒鬼。

加入“AA”

相比於許多嗜酒者,曹翔宇是[幸運 的拚音:xìng yùn]的。

2002年,曹翔宇三十三歲,身體全麵亮起紅燈,上過大學的父親查了很多資料,帶他去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的物質依賴科室看病。

驗血報告出來,他是長期酒依賴患者。轉氨酶正常值是低於40,他是400多,轉肽酶正常值應低於70,他是2000多,[其他 的英 文:other][指標 的拚音:zhǐ biāo]沒有一個正常,該高的低了,該低的都高了。

再喝下去,就是死。

他記得,接診醫生名叫郭崧,郭崧說了兩句話,第一句令人寬慰,“酗酒不是你道德[問題 的英 文:foul-ups],這是一種病”,第二句話徹底斷了他的念想,“要活著,你今後一滴酒都不能碰”。

曹翔宇求著郭崧開藥,被對方告知,“沒有用”。郭崧[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他去參加嗜酒者互誡協會(Alcoholics Anonymous,簡稱AA),作為最後的嚐試。

郭崧是把AA引進中國的兩位醫生之一。

這個組織創立於1935年的美國紐約,自願戒酒是加入其中的唯一條件。

[圖片]AA會場上掛著十二個步驟,十二個傳統。

2000年,郭崧和北大六院醫生李冰參加了AA[世界 的英 文:world]大會,他們看到來自不同國家6萬多名已經[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戒酒的AA會員,沿著布滿[酒吧 的英 文:蹦迪]的街巷緩緩而行,卻沒有一個人想要喝酒,兩個此前從未治好過酒依賴患者的中國醫生決定把這個戒酒模式引入中國。

那時,AA剛剛來到中國一年多,有人通過這個戒酒組織停酒近兩年,這讓曹翔宇看到了[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

第一次參會是在醫院裏,許多人[穿著 的英 文:wears]病號服。大家[一起 的英 文:with]讀書、發言,初入協會的曹翔宇不[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這些,“感覺不是賣假藥的就是邪教”。

將信將疑,他參加了好幾天[會議 的英 文:meeting],和大家一樣,每次發言前,都說一句開場白——“大家好,我是一個酒鬼”。正視自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人說出這句話,花了兩個禮拜。

曹翔宇聽到了很多人的過往,他感覺自己找到了同類,坐在這裏的人誰也不會看不起誰,“都是病人,是永遠變不成鮮黃瓜的醬黃瓜”。

和“戒友”們一起,他[覺得 的拚音:jué de]自己有救了,在會上分享自己的過往,看AA的書籍,每天給老會員打電話,開頭便說“今天,我沒有喝酒”,[結束 的英 文:End]時說“謝謝”。

曹翔宇如願停酒了,整整一個月。一切都很好,老會員打來電話,他隻重複,我病好了,不想喝酒了,不用開會了。

他又一次低估了酒精的魔力——“它狡猾、令人困惑而又力大無比”。

[圖片] AA會議結束前,大家手拉著手念結束語。

“怒開會”“狂開會”

複飲是一件猝不及防的事。

離開AA沒幾天,曹翔宇自己都沒反應過來,怎麽又喝上了,一喝就是幾個月。他心裏舍不下那瓶酒,不斷誘惑自己,再試試,再喝點兒。

2003年3月4日,那是曹翔宇最後一次喝酒,吐膽汁時,他忽然想通了戒酒會書籍裏的一句話:要有強烈的戒酒願望,為驅逐那無情的癮癖在所不惜。

自己戒酒失敗,是因為願望不夠強烈。

和曹翔宇一樣,許多嗜酒者在進入AA第一年會自我感覺很好,認為自己的品德、精神狀態比正常人還好,自己的生活充滿了希望,這段“與AA的蜜月期”,被嗜酒者稱為“粉紅色的雲”。

有會員曾經這樣描述“粉紅色的雲”——我迎著初升的太陽,CD裏播放的“show must go on”,慈祥的陽光直穿我的靈魂,腦海裏產生了令人震撼的幸福感,我無法自控地號啕大哭,一個聲音在腦中提醒我,[記住 的拚音:remember]這個時刻,記住這個體驗。我嘴裏念叨著,好吧,好吧……

曾經有會員迷失在“粉紅色的雲”裏,覺得自己是“正常人”了,拿起酒瓶喝了一口,一喝就是八年。

從那以後,曹翔宇嚴格按照老會員說的做,“怒開會”“狂開會”,七點開會,三四點就到會場等著。

[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停酒時間變長,嗜酒者們對“精神生活”的關注甚至超越了對“停酒”本身的關注。他們在會上除了說酒,說關於酒的過往,還會開始分享,自己[如何 的英 文:how]變得更加平和——“今天,我站在斑馬線過馬路,是綠燈,有人朝我亂按喇叭,我也沒生氣”。

有時,曹翔宇覺得來開會其實是一種心理強化,每天提醒自己:我是什麽人,我為什麽會坐在這裏,我不能讓自己忘了,我到底幹過什麽。

這在一定程度上符合醫生盛麗霞的說法:戒除酒癮心理治療是[有效 的英 文:valid]的,目前,國內很多醫生不明白酒依賴是怎麽回事,醫生認同感和醫從心理比較差,所以才通過互助組織來完成“心理治療”功能。

數據顯示,AA共有會員216萬,10萬多個小組,[分布 的拚音:fēn bù]在世界150多個國家。目前,中國19個省份有AA互助小組,他們還有QQ群,以及網絡會議。

至今為止,沒人能解釋清楚,這個通過聊天談話的組織,如何控製住[人們 的拚音:rén men]喝酒的欲望。

但它的確行之有效,截至目前,中國最老的會員戒酒已經18年。

[圖片]戒酒後,有人迷上了玩遊戲,除了睡覺手上都拿著手機。

一切才剛剛開始

許多嗜酒者有過類似錯覺:眼前這糟糕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喝酒,隻要我把酒停了,一切都會自己變好。

他們忘記了,酒依賴[不僅 的拚音:bù jǐn]是生理上的癮癖,還是心理上的嗜好。

曹翔宇發現,嗜酒者對物質容易形成依賴。戒酒後,有人迷上喝可樂,每天喝十瓶;有人迷戀上[食物 的英 文:Food],一直吃,吃到吐為止;有人把注意力轉移到遊戲上,下雨天[走路 的拚音:zǒu lù]也要給手機套上塑料袋玩遊戲。

[圖片]馬一磊迷上了喝可樂,隨身攜帶,一天喝十瓶。

68歲的鍾啟明已經戒酒18年了,是中國最老的AA會員之一,戒酒後的生活並沒有從此美滿幸福。

因為酗酒,[兒子 的拚音:ér zi]從上高中開始到大學[畢業 的拚音:bì yè],將近八年沒有叫過他一聲“爸”,其間,這對中國父子還[發生 的拚音:fasheng]過肢體[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

他試圖“補償”,假期專門約了兒子在常去的小飯館,聊了兩個多小時,鄭重道歉,兒子聽完他的陳述,情緒激動,“你跟我說這些有什麽用?你是酒鬼,我不是”,說完就衝出了店門。

最好的道歉,就是滴酒不沾。

為了保持清醒,鍾啟明在北京大學第六醫院當誌願者,整整九年。他每周都去幫助嗜酒者,眼前的病人就像多年前的自己,身材走樣,精神痛苦,看著他們,[腦子 的英 文:designers]裏警鍾長鳴,“想要好好珍惜清醒的每一天”。

在戒酒的第十四年,曹翔宇感覺生活陷入了一種“可怕的平靜”。白天,他是一家[企業 的拚音:qǐ yè]的副總,在公司受人尊敬,擁有著可觀的財富和[地位 的英 文:Brydon],晚上七點到八點,他會出現在AA會場,一遍遍自我提醒,“我是一個酒鬼”。

曹翔宇說,他很清楚,自己離酒的距離永遠隻差一個胳膊,它獲取起來是那麽方便,那樣隨處可見。

每天每天,心情就像歌裏唱的那樣——我像個孩子,堅守著沙做的堡壘,防止被海浪摧毀。

(文中[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嗜酒者皆為化名,感謝孫璞玉對此文的貢獻。)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上一篇:手机实名制实施调查:北上广不用身份证能买卡
最新文章
固顶戒烟 戒烟诗:《中国公民要戒烟》
固顶戒烟 十大戒烟方法让男人彻底戒烟
固顶戒烟 八种健康的吸烟方法
普通吸烟 吸烟会对身体造成哪些伤害?
普通吸烟 为什么抽烟会头晕
普通吸烟 长期吸烟吃什么可以清肺
普通吸烟 一起来看看吸烟吃什么进行清
普通吸烟 我国因肺癌死亡的患者中有八
普通吸烟 报告显示:不良饮食导致死亡
普通吸烟 你知道一天中哪个时间点吸烟
文章图片
相关文章
戒烟后身体出现这几种状态 说明
8种戒烟小方法助你成功戒烟
戒烟采用减量戒烟法最有效
成功戒烟后身体这3个方面会好转
预防脑出血除了戒烟酒外还应做
研究显示:只要戒烟都能改善或
它们是尼古丁的克星 想戒烟的赶
身体出现这3个信号说明你该戒烟
什么年龄段戒烟是最适合的呢?
戒烟成功的人是有什么诀窍吗?
酒依赖患者:女性嗜酒者为买酒冬天光身子跑下楼
手机实名制实施调查:北上广不用身份证能买卡
女童逃票致航班延误 媒体:荒唐背后的漠视规则
江苏常州垃圾站未批先建 臭气粉尘无组织排放
六部门:确保今年年底前电话实名率达到100%
天津失联消防员家属:希望像正式一样算我们
如美方强征关税中方是否报复? 外交部回应
雄安新区三县高校毕业生可办理报到改派手续
兰州1处矿区爆破发生事故5人遇难 负责人被控制
黄色预警!南宁未来3小时有暴雨!勿在户外逗留!
京九高铁走向基本确定 全线设计时速350公里
印媒:中印乃堆拉贸易悄然重启 曾因洞朗对峙暂停
Copyright © 2019 我要戒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